《长歌行》踏飞沙茫茫,皓月下驼铃北往算前路漫漫,旧时簪藏进行囊沉默守望的胡杨,风掠过它的颈项长河千山之后,是回不去的故乡梦里的长安,飞花香满川朱檐入云林,勾阑金玉錾这雕梁碧血染,白骨垒阑杆满目离乱,哪里有真的长安我拭去红妆,走在风雨路上,天地苍茫引我去何方残阳下又飞过秋燕一行天尽头是否有它的心乡我执剑引戈,撕开山河蛮荒……